牛牛bank官网|牛牛偷拍视频在线观看
    行業動態??/?
    拿什么留住建筑業農民工?留住農民工
    入冬以來,天氣極端寒冷,低溫天氣“絆住”施工進度,為了保證施工質量,一些工地已 提前放假,建筑業農民工中掀起了“返鄉潮”。當前建筑業用工緊缺呈現常態化,尤其是出現“斷層”傾向,為了能讓返鄉的農民工來年回歸,不少建筑企業建起 “夫妻房”、配備“娛樂室”,極力挽留農民工。

      返鄉時間提前了20多天

      “今年天氣冷得忒早忒瓷實,工程結束時間比往年提前了20多天。”1月6日,在高青黃河建工辦公室,記者見到了來領工資的安徽籍農民工賀方乾和他的同伴。10天前,他們的十幾個同鄉就已經踏上了返鄉路,留下二人來處理尾工,工資下發時將工友們的工資一起帶回去。

      這次賀方乾領到了4500塊錢,這是他一個月的工錢。老賀是安徽省亳州市蒙城縣人, 作為一名技術熟練的泥瓦工,2009年,在“春風行動”中他和3位同鄉一起來高青務工。往年他們能干到12月底,今年12月剛出頭就收了工。“沒辦法,天 太冷。”老賀不停搓著雙手說,一般情況下,室外溫度降到零下三四度就得停工,今年遭遇極寒天氣,剛進“一九”氣溫就降到了零下八九度,雖然隨后出現了短暫 的升溫,但室外施工已無法進行,氣溫降低成為農民工提前返鄉的主要原因。

      記者在濟南采訪到的一位外地農民工告訴記者:“越到年底,工資越高,有時每天能賺到200元,我們想在這多待一陣子,但因為降溫,加上許多工程由于前期工程的滯后,后期部分工程無法及時完成,只能停工,工地上50多人走了將近一半,留下來的主要是做室內裝修。”

      “建筑施工受天氣影響較大,從保護農民工角度考慮,太熱太冷都必須停工。另外氣溫降到零度以下,灰土、混凝土的粘合性有所降低,工程質量無法保障。”高青縣住建局清欠辦主任劉慶普說。

      用工緊缺成常態

      冰凍時間提前,農民工返鄉時間較往年早,這也讓“民工荒”提前上演。

      劉慶普介紹,高青縣是省政府命名的建筑之鄉,常年用工量保持在4萬人左右,在這支建筑大軍里,大約有1.5萬人來自外地。“建筑業是使用農民工最多的行業,現在‘民工荒’已成常態。”

      劉慶普分析,當前的用工緊缺主要體現為供需失衡、結構性短缺和技術型農民工缺乏。

      近年來,各地城市化進程加快,建筑業空前繁榮,農民工需求量大增,2000年前后, 高青的建筑用工量為8000人左右,現在達到了近4萬人,建筑產值也由1億元猛增到現在的53億元,用工存在不小的缺口。而從農民工結構上看,建筑農民工 大多為“40”、“50”人員,“建筑工給人的印象是工作累、環境差、不體面,‘80后’、‘90后’很少有人愿意從事這個行業。再過幾年,當這批農民工 失去勞動能力后,建筑工或許會出現斷層。”劉慶普不無擔憂。

      技術型農民工緊缺,更是增加了招工難度。隨著時代進步觀念更新,城市建筑向高、精、 美方向發展,對技術含量、科技含量及質量要求越來越高。高青縣的銀嶺三期建筑工地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,現在建筑行業最缺技能型農民工,“民工荒”實際是 “技工荒”。現在帶‘證’的農民工最受歡迎,他們的薪水也最高,一個普通木工一個月能拿到6000元。

      如何留住農民工

      在高青縣的銀嶺三期建筑工地農民工板房里,來自菏澤的李振福和妻子正忙著整理行李,床頭上堆滿了大包小包的禮盒。

      三年前,剛30歲出頭的李振福和同伴來高青打工,去年他又帶來了他的“另一半”,兩人還分到一間夫妻房。記者看到,在這間足有20平方米的房間內,一張大雙人床占去了很大空間,小屋雖然擁擠簡陋,但整潔干凈,充滿溫馨氣息,筆記本電腦里播放的流行音樂在小屋里飄蕩。

      李振福做砌工,妻子做小工,兩人除去吃喝花銷每月能剩下5000多塊錢。出來打工, 夫妻倆最掛念的就是在老家的孩子,所有的關心只能維系在一部小小的電話里,妻子有時候也偷偷地掉眼淚。春節后,小夫妻合計著把在家讀小學的孩子接到高青來 上學,這樣,逢年過節再也不用來回奔波了。

      隨后,記者來到了工地上的農民工娛樂室,因不少人已經返鄉,這里顯得有些冷清,電 視、電腦、棋牌、撲克等娛樂工具靜靜地擺放在里面,訴說著往日的喧鬧。“平時這里可熱鬧了,我們閑下來就來玩。過去可不是這樣,因為沒有娛樂項目,一些年 輕人不是喝酒就是結伴去唱歌,糟蹋錢不說還容易惹事,現在有了娛樂室,我們農民工也有了自己的文化生活。”李振福很知足。

      “破解招工難困境,需要建立完善的應對舉措。”劉慶普告訴記者,在當地農民工幾乎全 部利用的情況下,高青開辟魯西南外加安徽、云南、四川等“根據地”,此外,要求施工方施工前向住建單位繳納一定數額的工資保障金,保證農民工工資不拖欠, 成立農民工權益維護法律援助中心,當地知名律師輪流坐班義務為農民工提供維權服務。

      “只有用親情關愛農民工,才能增強農民工在城市的歸屬感和幸福感,讓打工地成為農民工的‘第二故鄉’。”劉慶普說。

    牛牛bank官网 广东时时开奖时间表 今晚3d会出不么好 快乐12必中5码的方法 新时时虚拟投注平台 中国竞彩网世界杯竞猜 pk结果 福彩时时彩5d开奖结果 冷门敏感的欧赔公司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图 vr赛视频